極限小說網 > 我,大惡龍!搶公主,快給錢! > 第12章 第一次遇見人類是在戰場上,好弱!
  黎明時分,廣袤的森林上空,一個純白中帶著淡淡紫色的龍影從天空掠過,朝向南邊疾馳而去

  它的頭頂上睡著一只白色的團子生物,湊近一看,原來是一只貓,迎面的狂風揚起了它的毛發,卻沒能撼動它的身形,原因在于它身下的龍兒給了它無比強大的加護

  這一龍一貓正是冰鱗和團團

  它們飛行的了一天一夜,沿著南面的河流一路疾馳

  至于為什么向南面而去?除了闊別傷心之地以外,冰鱗潛意識里覺得有人的地方才能有更好的資源,雖然它還不知道這個世界有沒有人,有人又該怎么打交道

  毫無頭緒的問題,但冰鱗覺得這世界肯定沒這么簡單,正如它腦子里名為系統的聲音一樣,冥冥之中感知到有什么意志在指引著她前進的方向,很不爽,但別無他法

  她于昨晚獲取了大量的成長值,進階之后人形態沒有變化,龍形態則截然不同

  整個龍身變長了一些,翅膀變得寬大許多,原本純白的羽毛上點綴上了淡淡的紫色,腰枝處抽出了便于飛翔的副翼,小小的,極具美感

  或許是一個菱形的紫色寶石出現在它腦門的緣故,它楔形的龍腦袋褪去了多許青澀,兩根略微向后盤旋的龍角尖端染上了淡淡的紫金色

  與外表變化不同的是,所屬的特殊分支還給了它四個沒有任何注釋的技能選項

  存在,虛無,起源,終焉

  感知到方圓數十里地的魔物都在對自己的存在避猶不及,冰鱗放緩飛行速度,進入意識空間

  看著這冰冷冷的四個選項,伸出的纖纖小白手仍在猶豫不決

  冰鱗這次用近乎命令的語氣詢問系統:“這四個技能到底有什么用”

  【未知...】

  又冰冷又快速地回答...

  冰鱗對這個叫系統的東西,不管是好感度,還是信任度,都在急速下滑

  不過光憑字面意思她也能理解這四個選項的大致含義,為了自己倒是其次,她現在對團團有著近乎偏執的保護欲

  力量成了她唯一的渴求之物,哪怕龍女形態的她已經非常強大了,然而她對這個只知道名字的涅古瓦大陸有著濃濃的不安感,因為到處都充滿著未知

  冰鱗還是沒有勇氣點下去,現在的她變得不那么隨意了,對未知的東西時刻保持著警惕,沒有百分百把握的東西,她不會貿然選擇,她也不敢

  就像幫她渡過第一關的冰蝠,也像與貓媽的相遇,更如死去的貓媽,一切似乎已成定局,但每一個選擇都在影響結局的走向,如果自己當初選擇了其他進化分支,是不是就不懼怕狼群的入侵?

  生命不是游戲,死了就是死了,悲劇也沒有挽回的可能性

  但冰鱗不喜歡壞結局,回歸現實,她再一次對腦內的聲音發出指令

  [我現在是什么狀態?]

  【正在查詢宿主狀態...】

  【姓名:冰鱗】

  【種族:龍族(原初龍幼年)】

  【性別:雌】

  【龍形態技能1:瓦解射線】

  【龍形態技能2:寂滅之眼】

  【龍形態技能3:龍威(被動加護)】

  【龍女形態技能1:瓦解領域】

  【龍女形態技能2:魅惑(被動加護)】

  【通用技能1:靈魂恩賜(主動加護)】

  【通用技能2:原初恩賜(主動加護)】

  【元素抗性:龍形態1000,龍女形態800】

  【空間抗性:龍形態3000,龍女形態5000】

  【物理抗性:龍形態1500,龍女形態200】

  【饑餓值:-1257211/max】

  【成長值:186239/100000000】

  【注:由于宿主所選分支特殊,成長值達標需要進化材料輔助才可進階,材料越好,進化可能性越大,相反可能進化失敗,反噬身體】

  和昨晚差不多的回答,冰鱗顯得毫不在意,它撲騰龍翼,穿梭進眼前的迷霧,過了良久,它再度發出疑問

  [你到底是誰?]

  【......】

  系統以沉默回應冰鱗,但相處地太久了,冰鱗知道它根本不是冷冰冰的聲音這么簡單

  [回答我!]

  【宿主是在詢問系統嗎?】

  機械木訥的聲音中掩飾不住的帶著一點慌亂,冰鱗同樣以沉默以對,等待著它的回答

  “喵嗚~”團團醒了,撅起后腰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,發出了一聲奶聲奶氣的貓叫

  它舔了舔爪子,非常疑惑地看向周圍很陌生的環境,潮濕的水汽,陰暗的天空,它很不喜歡這種氛圍,湊下腦袋對著冰鱗發出了一聲不舒服的叫喚

  “喵嗚”

  察覺頭頂動靜的冰鱗深吸一口,雙眼以及額頭的寶石閃爍起幽邃的光澤,待一束紫色幽光在它嘴里凝聚完成,它揚起上身,猛地一噴

  巨大的脈沖光線瞬間點亮了黑暗,威力之大,大氣震顫,途經之處,水霧被一為二,直到吐息結束,隱隱聽見生物的哀嚎

  莫名其妙多出了上萬成長值,不過冰鱗沒有一點罪惡感,若無其事的繼續前飛

  片刻之后,系統主動說話了

  【系統沒辦法解釋自身的存在意義,但系統不會害宿主,也不會干涉宿主,系統與宿主相生相伴,若宿主死亡,系統也會了卻虛無,換句話說,系統因宿主的存在而存在,若沒有宿主,系統沒有任何意義】

  與剛破殼時的聽到的回答差不多,有點語無倫次,前后矛盾,但態度上截然不同

  [是這樣...啊]本想追問下去的冰鱗還是打消了念頭,心里突然涌現了與貓媽相遇后的夜晚,那個無比溫暖的肚腩,以及無比溫暖的夢境

  【......】

  “喵嗚~”

  遠處的天空亮起了一絲破曉的晨曦,一切都在變得逐漸變得清晰可見,直至太陽照常升起,冰鱗終于看到了森林的盡頭

  以及,兵戎相見的鐵馬兵戈

  [那是?]

  [人類?]

  第一次見到人類竟是這種場面,冰鱗收起龍威,好奇之余又是驚訝,它鉆入云層,細細的探查起出現在視野中的每一個士兵

  【姓名:理查德】

  【種族:人族】

  【性別:男】

  【職業:圣王國第1軍團3等兵】

  【蠻力值:7】

  【護甲值:216(手胸肚腿,鐵甲加護,遞減中)】

  【智力值:85】

  【敏捷值:5】

  【技能1:神圣加護(限時)】

  【技能2:力量賜福(限時)】

  【技能3:耐力加護(限時)】

  【物理抗性:170】

  【無其他抗性】

  【無成長值】

  系統只會截取有用的信息,雖然在人類身上所探知到的信息和魔物完全不同,但好像也沒什么特別的,每個人都大同小異,總結下來冰鱗大失所望

  [人類好弱]

  [明明這么弱,為什么還要互相傷害呢?]

  雖然疑惑,但冰鱗看得津津有味

  [加油啊,那個叫愛德華的大哥哥]

  [對!鎖他的喉]

  [你不是會火焰術嗎?怎么不用啊,啊!你就這樣死了?]

  [理查德,理查德,加油,在殺一個就滿...]

  [......]

  此刻冰鱗巴不得沖下去教他們怎么打,絲毫沒有注意到在戰場之外,有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女子已經觀察到了它的存在

  "女王陛下”一個佝僂著背脊的老者,慢步來到阿加莎女王的身后,一手杵著刻有雄獅紋樣的權杖,一手拿著書信

  “噓!”阿加莎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,癡癡地注視著天空中的云層

  老者隨她的目光看去,也只看到了云層,被皺紋填滿的臉上滿是疑惑之色,但也沒有在說話,畢恭畢敬地站立在原地,直到手中的書信在風中發出響聲,阿加莎轉頭瞥了一眼

  “有什么消息直接說就可以了,畢竟你都看過了,說重點”

  老者這雙看起來已經快要陷入眼眶里的眼珠子惶恐了一下,很快就恢復鎮定,他回答道

  “伊莎貝拉.卡蓮爾在昨天清晨離開了卡倫迪亞,據她所行的方向來看,很有可能和兩國的戰爭有關”

  啪!啪!啪!

  “哈哈哈”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后,阿加莎緩緩地松下斗篷上的帽子

  大風揚起她略微卷曲的長發,一張精致到挑不出瑕疵的白皙面容上,掛著一副殘虐的微笑

  僅看一眼,老者就匆匆地低下了頭

  “真有意思,一個被自己國家迫害的騎士團長,居然還想著為國家效力,我該感嘆她的忠誠,還是該惋惜她的愚昧,呵呵呵~”一陣嘲弄的輕笑之后,阿加莎轉身面對老者,細笑道

  “應該說愚昧的是王國,她的忠誠倒是難能可貴,可惜啊,不屬于我,你說對吧?席梅爾公爵”

  席梅爾眼神閃躲了一陣,回答道:“女王陛下說得對,雄獅家族愿永遠效忠于女王陛下”

  啪!啪!啪!

  阿加莎對這個回答非常滿意,她重新轉過身子,瞄了一眼遠方的戰場,最后將目光全部放在蒼穹之上

  艷麗的紅唇在陽光下豁然生輝,嘴角微微上揚的弧度似乎能夠勾魂奪魄

  “這個情報非常有價值,可以賣給教國,然后把教國在遺跡中發現天使神格的情報賣給王國,我喜歡這種狗咬狗的戲碼”

  “遵命,女王陛下,我這就去辦”席梅爾屈身而退,沒退幾步,發現阿加莎不知何時轉過身,正一臉微笑地看著自己,他戰戰兢兢地停下腳步

  “第二個情報沒有價值,就不用浪費時間了,回去之后頒布法令,嚴格限制糧食武器的流通,最好只進不出”阿加莎盯著席梅爾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補充道:

  “膽敢逾越法令者,無論是誰,通通按-叛-國-罪-處-理,王公貴族罪加一等”

  “這...”這次席梅爾少見了有了動容之色,話到嘴邊又被他硬生生地咽了下去,無奈嘆息一聲之后,他輕輕點頭

  “遵命,女王陛下,請問還有需要補充的嗎?”

  阿加莎沒有回話,默默地轉過身子,重復著之前的姿態

  等席梅爾已經不見蹤影,阿加莎的眼眸中顯露出一種近乎偏執的狂熱,伸手朝向蒼穹,五指輕攏,她的笑容越發詭異

  “我看到你了哦,小龍崽,你比我在夢里見到的更美,美到讓我...呼..呼..呼...”

  “心都要融化了....”

  阿加莎捏住了軟綿綿的心口,呼吸越發急促,笑容逐漸詭異

  “我跟著夢來找你了,來吧,來吧,我已經為你準備上了最精致的項圈,套在你的脖子上一定非常好看”

  呼...

  狂風掀開了她的斗篷,婀娜的身線在飄舞的輕紗中清晰可見,同時也暴露了她纏繞在身上一圈又一圈的白色布條

  黃金女王——阿加莎.洛戈什

  這個食物鏈頂端的女人,過往被骯臟的污穢所填滿

  有人說她是高傲的母狼,也有人說她是卑賤的母豬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